小学:刘秉一(原稿)

2000.3月写原稿

秉一走了,在那个炎热的夏天。
那一天,她和她妹妹小君,一齐到河边抓鱼。小君很小,只有五岁。她站在岸上,突然看到一只好大好大的鱼,她好高兴,她叫秉一,但秉一没有听见,她就伸出小手掌,她想抓住那只大鱼,但大鱼跑了,小君在岸上没有站稳,扑通掉进了河里。
秉一听见了声音,她看见小君在河里扬着双手在叫她的名字,她对小君说:小君你别怕,姐姐来救你。她伸出双手,她说:小君,来,拉住姐姐的手,姐姐来救你。。。。。。

一个人如果处在生与死的界限,那么,她将会忘记一切,不顾一切。秉一不知道,她只不过想救她的亲妹妹而已,她只是伸出双手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就会这样掉进了河里。
她的身体就这样消失在了起伏的水浪里。
回忆她的过去,回忆她的一切。
第一次认识她也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天。那时我们两都慕名从本校转进中小,结果被老师安排了同桌,她就坐在我的右边。
我记得,我们两的第一句话是她先说的,她问我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我说了后,然后我问她你又叫什么名字,她告诉我她叫秉一。尔后她又问我你喜不喜欢看书,我说很喜欢。于是她笑眯眯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大摞书,是《安徒生童话》和一些《民间故事》。她问我:你爱看吗?我回答说我很喜欢看,你能借几本给我吗?她很豪气地把那些书都给我,还说:如果你有书,也借给我一些。
于是,我和她就经常互相借书。她家的书好多,有什么《故事林》《故事会》《民间故事集》等等,好多好多。与此同时,我也翻出了自己的所有藏书,都是些什么《少年文艺》之类,我不爱看,但是她说她喜欢看,而且很看好。
这样的日子一久,我的书便成了她的书,她的书也便成了我的书,不分彼此。以至于后来同学们来向她借书,她总是说:问他去!让那些借书的同学个个疑神疑鬼,还以为我两是什么关系。
秉一其实是个很好胜的女孩,而且确实如此。我们原来在本校念书的时候,基础都不错,所以到了这个班级,便一直都处在上游。每次考试,秉一总是先看我的成绩然后再看她自己的,若是她赢了,她是扬着嘴巴哈哈地笑,好像生怕我没听见似的;但倘若她输了,她就会噘起嘴,瞪大双眼,扬起巴掌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拍,很不服气地说:下一次,我们走着瞧!我于是嘲笑似得对她说:下一次我要瞧你的眼泪。于是她就来打我,不过很轻,一点都不痛。
然而就在那个学期即将完结的时候,我却和她吵了一架。我也不知道那一次是因为什么缘由,只是知道,那一天,她的手臂划了好长好长的口子,她难过的眼睛和愤愤的身影。
她的一些朋友后来告诉我:那天,她哭了,好伤心,一个人地难过。我也感到很歉疚,我也向她道歉,可是她没有理我,我以后便再不敢去找她,只是时不时的会去看看她留在我这的那些《安徒生童话》和《民间故事集》

后:

我手头的原稿只写到了这上面的三年级部分,四年级只开了个头,后面的,糊涂的我没有写完。
以她和我的交情,我本应该在初中写完她的文章,可是因为最后的结果让我感到非常难写,我于是一直拖着,终于初中过去,高中过去,我没能写完。
等我到了大学,虽然我常怀念她,可是却从来没想过要写篇纪念文的意思。
今天的我,也许表达能力强了些,可是我虽然对自己的记忆力有自信,可是那些感受和童年的纯真早已离我而去,让现在的我去把这篇文章续完,无疑是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我担心着我这样会把她的事渐渐淡忘,所以想来日后应该会补一篇的,至于这篇原稿,只能到此结束了。
2006.1.24

1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  • tiny 2010 年 10 月 01 日 06:30 星期五 回复

    我也记得这个人,她不是我的同桌,坐在我前面的旁边,一个瘦瘦的,有个性的女生,那个夏天,有一天,她突然贴在我耳朵上说,XY,我知道你一个秘密,然后她告诉了我她的想法,我突然觉得,原来她也挺了解我的,那个夏天,太多人伤心,还好,听说她爸爸妈妈现在过的还可以!

小学:刘秉一(原稿)

© 2010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