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(八):最后

五个月以后,我和莫辰来到一个村庄的入口处。莫辰近几天走路老磨磨蹭蹭的,他本来做事就慢条斯理的,加上现在这么得寸进尺,我就觉得自己是走两步退一步,这使我感到很恼火,因为这使我想到自己已把对手逼入死角,却被对方反戈一击。
莫辰对我很克制的发作视而不见,只是皱着眉头想他的心事。

他似乎对这一带很熟悉,并且告诉我,这里是凤凰坡。在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眼睛里流过很多东西,我的感觉是如果可以让时间变慢,那一刻他眼神流过的画面大概可以拍一部电影。我们走了不远,就听见潺潺的流水声,像左望去,我们看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.溪的源头,是一座瀑布,离这里并不远,于是我建议去洗洗脸,莫辰默许了.(他不说话的时候,我就是这么认为的).
这座瀑布真是漂亮,高十余丈,水“哗啦哗啦“地往下闯,白花花得绉是好看。水流击打在瀑布底黑色的岩石上,激起一层层水花,溅湿了我满脸尘土的脸。空气里弥漫着水气,湿漉漉的,又很清爽。让人心旷神怡。
我又想起了水倩。
一次我想向她炫耀剑术,却摔了一跤,她以为我没看见,就在树后“噗哧噗哧”地坏笑。
她笑的样子真好看,眼睛弯弯的,像天上的月牙儿。
那时我觉得我的眼前就像蒙了层雾气。
这瀑布边有一条小路,路边长满了清一色的一种草,叶片很熟悉。
莫辰蹲着,呆呆地看着它们。
是夜萍草,它们已结了果,很小,青色的。在阳光下,像打了腊似得闪着光泽。
我也蹲下,欣赏着,同时也很惋惜,为它们注定的宿命。
莫辰忽然站了起来,声音发颤:“有脚步声。”
我们就在瀑布旁,瀑布声虽然没有隆隆震耳,但还是很大的。没有仔细分辨,就算我多年习剑,也很难听出来的。但是我也确实感受到了,有一个人朝这里走过来了。
我看见莫辰的身体在那边晃了一下,又晃了一下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此刻的他是那么的文弱的一个人。他是我认识的莫辰吗?我问自己。
他很慌乱地奔到我面前,样子像迷失在森林里半天找不到出路的孩子,声音急促地说:走!快!
他很焦急,而且似乎惧怕着什么。
我自然不多问什么。拿起剑,就要走,那脚步声却一下子就近了。
我觉得,我们一定会被看到的。
莫辰奔着的脚步忽然停住,然后他转过身。
那一刻他的样子,使我想起了伊伊。
他很温和地看着我,眼睛里再没有了要逃避什么的色彩,又像那天晚上一样明亮,他很坚定地看了看我,双眼蒙着泪水,然后他把他生锈的剑递给我。
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12岁时,水倩落水时,我心里发紧的恐惧感。
同行的路上,他一直是种很苦涩的神情,现在,他似乎已经得到了解脱,我又看到了那张爽朗豪气的阳光的脸。
身后是瀑布哗哗的流水声,溅起的水花,溅地我的脸很湿。
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,被一片巨大的黑影遮住,我看不见太阳,所有的草木都失去光泽。天底下,只有一道长长的黑影,我看到了一双大鸟的的翅膀,黑色的。
风一下很大,呼啸着。天际间滑过一阵凄厉的鸣叫,然后我看见远方的天空一个黑色的影子越来越远。
不远处的路边,站着一个女子,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。她的眼睛久久地追随着大鸟飞离的方向。然后一直地仰望着天空。风吹拂着她的秀发,甚至粘在她的脸上。
我的心里感到一阵发紧,忽然握紧了伊伊和莫辰给我的剑,我要去北方的冰川,去找那位莫辰告诉我打败了北斗策的兴灵。我想起了伊伊告诉我的执着,想起了莫辰告诉我的夜萍草和他的爱情。我的心里一阵阵得痛,但是我想离开这里,我要去北方,我要去冰川。
我快步走着,背朝着大鸟飞离的方向。
我最后的记忆是,那个女子最后难过的叹息:北斗策。。。。。。。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漂(八):最后

© 2010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